示例

专访上芭首席舞者吴虎生 | 风生从虎,临风向月舞不休

示例
上芭首席舞者 吴虎生

 

舞者要为角色贡献自己100%的爱

吴虎生,出生于1986年(人如其名真的是虎年出生),国家一级演员,上海芭蕾舞团首席演员。2007年在荣获第九届纽约国际芭蕾舞比赛男子组第一名和依戈·尤斯科维奇评委会特别奖后,吴虎生拒绝了美国芭蕾舞剧院(ABT)的邀约,选择继续留在上芭。

吴虎生的一天从早上8点到单位吃早餐开始,然后是热身活动,9:30开始是一个半小时雷打不动的基本功训练,之后再有一个半小时的排练。午休后开始下午的排练,大约持续到四五点,有时晚上还要进行演出。这样算来他的生活基本已被芭蕾完全占满了。

而能坚持这样单调而规律的生活十余年,是源自对演绎多样人生的向往。“在诠释每一个剧中人物的时候,你能经历一次他的人生轨迹,我享受每一刻不是自己的存在。”吴虎生说。

迄今为止,吴虎生已经在十余部舞剧中担任过主角,但他却挑不出一个私心最爱的角色,“我对每一个角色都贡献了当时100%的爱,也正是因为对每个角色都一样期待,有新鲜感,才能支撑我走到今天。”

 

成熟的舞者需要多长一只眼睛

尽管已经有多次主演如《吉赛尔》、《花样年华》这样难度系数很高又风格迥异的芭蕾舞剧的经验,吴虎生依然认为《哈姆雷特》是一次不小的挑战。哈姆雷特这个角色不仅在技术、体力、表现力等方面考验男舞者的综合素质,也对他在戏剧性的人物诠释上提出更高要求。

“《哈姆雷特》是一部成熟的舞剧,无论是编舞演员还是灯光舞美都已经达到了相当高度的水准,从舞剧的结构上也很流畅,音乐都是柴可夫斯基的音乐,所以非常优美,舞台上的细节也都很严谨精致,我有信心能让观众感受到美的享受和莎翁的人文精神。”吴虎生如此评价道。

除了舞者的身份,吴虎生也开始尝试编舞的工作。在上芭的原创芭蕾专场《起点》中,将上演由他编舞的2部作品《难说再见》和《荆棘》。这两部作品都是“新古典主义”风格,舞蹈语汇会有一些现代,但依然展现了古典芭蕾舞者的长处。

吴虎生用“干净、流畅”二词来形容《难说再见》,“希望能代入观众,激发他们心底的对生活的感触”。至于《荆棘》,吴虎生笑称它为“《荆棘》1.0版”,后期还会进行进一步的打磨。

吴虎生对编舞称得上“为伊消得人憔悴”,原本睡眠质量很好的他在编舞期间会因大脑高度兴奋而失眠。“当舞者和编舞是两种成就感,舞者更多是在诠释编导的意图,而编舞更多的是表达自己。”吴虎生说编舞的经验使他在跳舞时仿佛多了一只眼睛,“你会注意到更多的细节,也会从更全面的角度思考舞蹈,这些能帮助一个人成为更成熟的舞者。”

 

原载于 公众号:橄榄古典音乐,作者:门楠